为什么你没看见大猩猩


  心理学史上最知名的实验之一“看不见的大猩猩”打破了“眼见为真”这个信念,告诉我们:即使最明显的资讯也会被我们漏掉。当大脑的注意力资源被占据时,人们会忽略发生在眼前的事件,就算它明显如一只大猩猩!在当今这个资讯快速流通、新事物大量塞满我们生活的时代,生活中的“大猩猩”更是无处不在。

  我们的目标是想告诉你,日常错觉如何操纵我们的思维、决策以及行动,同时我们也希望能说服你相信:这些错觉深深影响着你我的生活。

  十年前,当时克里斯.查布利斯是哈佛大学心理系的研究生,丹尼尔.西蒙斯则是刚刚上任的助理教授。克里斯的办公室和丹尼尔的实验室在同一条走廊上,我们两人很快就发现,彼此都对人类如何认知、记忆以及思考自己的视觉世界感到兴趣。当康里案闹得满城风雨之际,丹尼尔正在大学部讲授一门研究方法的课,而助教就是克里斯。

  班上学生会帮忙执行一些心理学实验做为他们的课业之一,其中一个实验后来变得非常有名。该实验是以认知心理学先驱奈瑟(UlricNeisser)在一九七〇年代一系列研究为基础,该系列研究与视觉注意力和意识有关,极富巧思。奈瑟转往康乃尔大学任教时,丹尼尔刚好在该校念研究所,两人的交谈给了丹尼尔一些灵感:以奈瑟早年一项突破性的研究为根基设计新研究。

  我们向心理系馆借来一大片暂时无人使用的楼层,让学生担任演员,拍摄一支短片,内容是两队篮球员在场中传球。一队球员穿白色衣服,另一队穿黑色衣服。丹尼尔担任摄影和导演,克里斯负责协调大家的动作与记录拍摄场景。我们把它剪接成一段短片,并复制成许多份录影带,交由学生们带到哈佛校园里各个角落进行实验。

  他们要求志愿者一边观看短片,一边在心中默数白衣球员传球的次数,但不要理会黑衣球员的传球数。整部短片历时不到一分钟。读到这里,如果你也想亲身感受,请暂时停止阅读,到本书的网站上去实际做做看这个实验,那儿有好几个我们的实验的连结,包括这支传篮球的短片。请仔细观看这段影片,记得空中传球和地板传球都要计算。


  影带一播完,执行实验的学生会要求受测者回报他们计算到的传球数目。在完整影带中,正确答案应该是三十四或三十五次。坦白说,这个数字根本不重要。计算传球次数这项任务,目的只是为了将受测者的注意力全副集中在萤幕里的动作上;然而,我们真正感兴趣的其实不是计算传球数目的能力,而是别的东西——影带进行到一半时,有一名女学生穿着全套连身的大猩猩服,走进场景中央,面向镜头,做出大猩猩捶胸的动作,然后走出镜头,全程历时九秒钟。在受测者回答了传球数目后,我们开始询问更重要的问题:

  问:你在计算传球数目时,有没有注意到什么不寻常的事?

  答:没有。

  问:你有注意到除了球员以外的事物吗?

  答:嗯,背后有几台电梯,还有墙上漆了几个“S”。我不晓得那几个S是什么意思。

  问:你有注意到球员以外还有其他人吗?

  答:没有。

  问:你有看到一只大猩猩吗?

  答:一只什么?

  不可思议的是,在我们的实验里,竟然有大约一半的受测者没有注意到大猩猩!从那以后,同样的实验重复了好多次,在不同的情境下,针对各式各样的观众群,而且在好几个国家,然而,实验结果都一致:约半数的人没能看到大猩猩。怎么可能有人没看见大猩猩走到萤幕前,正对着他们捶胸,然后走开?是什么东西让大猩猩彷佛隐形了?这种感知上的错误是源自于“对某个意料之外的物体缺乏注意力”所造成的,因此它在科学上的专有名称为“不注意视盲”(inattentionalblindness)。

  这个名称将它与视觉系统受损所造成的视盲区隔开来;在这种情况,人没有看到大猩猩并不是因为眼睛有毛病,而是由于把全副注意力都摆在视觉世界的某个特定区域或物件上,以致没有注意到预期之外的事物,即便该事物外观抢眼、有可能是重要的,而且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内。换句话说,实验里的受测者因为太注意计算传球次数,而导致“看不见”就站在眼前的大猩猩。

  不过,我们想写这本书,不是为了要介绍不注意视盲现象,或是大猩猩这个研究。人会漏看东西这点固然重要,但是更让我们印象深刻的是,当他们知道自己漏看了什么东西时所表现出来的惊讶。后来重看一次录影带而不需计算传球数时,大家都看到大猩猩了,而这一点让他们深深震撼。有些人立刻说:“我怎么可能会没看到它?!”或是“不可能!骗人的吧!”后来,NBC“日线”节目制作人在报导这项研究时,找人来接受测试,有一个受测者说:“我知道第一次播放那段影片时,里面没有那只大猩猩。”有一些受测者甚至指控我们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,把录影带掉包了。

  这项大猩猩研究,或许比其他研究更戏剧性的展现了“注意力错觉”(illusionofattention)的强大影响力:我们所经验到的视觉世界远小于我们自以为能意识到的。如果能充分了解注意力的局限,这种错觉就会消失。在撰写本书期间,我们聘请民调公司SurveyUSA,帮我们针对具有代表性的美国成年人样本展开问卷调查,询问他们认为头脑、心智如何运作等一系列的问题。结果发现,超过75%的美国人都认为,即使他们专注于其他事情上,应该还是会注意到这类出乎意料的事件。(稍后我们将会陆续讨论有关这次民调的其他结果。)

  没错,我们活生生经验到发生在世界里的某些层面,尤其是我们密切关注的事物。但是不可避免的,这样丰富的视觉经验会误导我们,令我们深信自己经历了周遭所有的资讯细节。基本上,我们知道我们所看到的某些事物是多么鲜活,但是完全没有察觉那些当时位在我们焦点外的事物。我们那鲜活的视觉经验,遮蔽了一项非常显着的“心理盲”(mentalblindness)——我们以为,在视觉上很醒目或是不寻常的东西一定能吸引我们的注意力,但事实上,我们往往完全都没注意到它们。

  自从我们的实验以“大猩猩就在你身边”(GorillasinOurMidst)为题,于一九九九年登上《知觉》(Perception)期刊后,它便成为心理学领域被证明和讨论得最广泛的研究之一,并赢得2004年的搞笑诺贝尔奖(IgNoblePrize,该奖项颁“乍看让人捧腹大笑,但随后发人深省的研究成果”),而且曾被某一集“CSI犯罪现场”拿来讨论。另外,我们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被问到,有没有看过那支篮球员与大猩猩的短片。

  我们的目标是想告诉你,日常错觉如何操纵我们的思维、决策以及行动,同时我们也希望能说服你相信:这些错觉深深影响着你我的生活。我们相信,一旦考量过这些论点和证据,你将会对自己的心智与行为产生截然不同的看法。而我们也希望你的行为能根据这些来调节应变。因此,希望你能采用较为批判的态度阅读本书,并敞开胸怀接受你的头脑运作方式很可能和你所想像的大异其趣。

  文:克里斯.查布利斯(ChristopherChabris)、丹尼尔.西蒙斯(DanielSimons)

相关阅读

热门阅读
排行榜
  • 文章
  • 帖子
  • 资源
  • 这是来自美国史密斯凯特韦尔眼科研究所(Smith-Kettlewell Eye Research Institute, USA)创作的视错觉作品
    1046470
  • 三维立体画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,谷歌上随便一搜就能看到很多。还不会看这种三维立体画的同学请参考这篇文章
    1011610
  • 这是抖音用户上传的一段小视频,视频一中学生正在台上唱一首英文歌曲,而下面的观众则是他的同学和老师!并
    960230
  • 各种借位拍摄的照片(强迫透视)在网络上很多,我们之前也发布了大量的类似照片,这里分享一些新的视错觉图
    827590
  • 这是一个可以生成神秘网页的网站,在网址后面输入一串只有你自己知道的密码,再写入你的留言,就可以生成这
    515220
  • 视觉暂留(视觉遗像)现象及其神经机制。当我们了解了视觉暂留的原理之后,我们发现原来制作这类视错觉图片
    442740
  • 抖音真是太强大了,除了捧红一众网红之外,还火了一批歌曲,例如之前的《that girl》(点击这里下载),这
    438850
  •   人们在已有的认知或经验的基础上,知觉系统对客观事物进行了某种最合理、最可能的解释,但在特定条件下
    429670
  •   大家有没有觉得右边的斜塔比较斜?  这是2007年世界视错觉大赛最佳视觉错觉冠军(leaning tower illu
    316900
  • 几张有趣的视错觉动态图片。你的眼睛眨的越快,就会看到全部是红色的圆圈。这张图有两个视错觉现象: 1.
    309990

关注我们

微信公众号

抖音短视频

QQ群

114789738

科普视错觉现象、交流视错觉艺术、分享视错觉资源

Copyright   ©2011-2020  视错觉实验室www.shicuojue.com 皖ICP备15002796号-2